本文位置:首页 > > 66 >

耶路撒冷王国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5:18:12



浜虹敓鏈€閲嶈鐨勪笁绉嶆€佸害方绍伟:腐败还有治吗?浜轰綋褰╃粯锛氱憸浼解€滀汉鑲夋懇鎵樿溅鈥?李文笑熬男人之十七:男人的表白蒋大鸿再传弟子罗人俊的口诀

【蔓萝饮食】美食杰--200款自制时尚饮料谱焖酥鱼呀焖酥鱼,假装是做给孩子,其实是做给自己。。【中医教你】一张图告诉你《醋浸葡萄干能治太多病了》娑蹭綋闈㈠寘鈥滄牸鐡︽柉鈥濈殑鍒朵綔鏂规硶身体排毒的方法常识大全2013中考物理分析与计算综合复习《中原突围史》大气设计豪宅设计图:yy温馨频道设计、豪宅别墅设计、豪宅室内设计【青绿山水】郑百重的秀美山河如何理解索绪尔理论中「所指和能指的关系是任意的」?如何用统计学方法研究日本动漫作品及相关社会文化现象?钩针:靴袜"兵马俑"可怕的日本民族性格,看完后不寒而栗,心里发毛干豆角宽粉炖排骨zz郑浩:俄罗斯正在走赤裸裸的“新沙皇”之路乒乓球基本功【视频】*神秘失踪!历史上11块名表太极拳练习(转载)[全套]初中英语中考复习资料(超全语法、词组、句型、作文及知识点大全)419页陆俨少《峡江险水图》裱画这个行业会不会很屌?养老金个人账户亏空墨鱼的做法大全【土豆烧排骨】(视频)鑷韩鑰抽儴鎺ㄦ嬁娉?

NSK 7207CTYNDUMP5  SJL SFKR1004-T3D-330L 

我选总经理的七道题【转】JAVA实现EXCEL的导入和导出(三)《现代名中医高血压中风治疗绝技》鑷韩鑰抽儴鎺ㄦ嬁娉?

       耶路撒冷王国是十字军东征运动中欧洲封建主建立起来的法兰克式的封建国家。其版图包括现在的以色列、黎巴嫩南部和约旦东南部。从1099年十字军攻陷耶路撒冷建国,到1291年穆斯林收复阿克结束,历时一百九十二年。
    
王国简介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1096—1099),是教皇乌尔班二世于1095年11月26日在克莱蒙(法国)召开的高级宗教会议上宣布的。约有10万人参加了这次东征。1097年,十字军由君士坦丁堡附近渡海进入小亚细亚,攻占塞尔柱人国都尼凯亚,1098年,又攻占埃德萨和安条克,建立起最初几个十字军国家——埃德萨伯国和安条克公国。1099年7月,十字军攻占耶路撒冷,建立耶路撒冷王国。耶路撒冷王国按照西欧封建制模式制订了《耶路撒冷条例》,其中规定了封建世袭制度以及领主和附庸关系。耶路撒冷王国的臣民,无论是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突厥人,还是信仰基督教的叙利亚人和希腊人,皆沦为封建世袭领主的私家农奴和依附民。 十字军在东方建立的其他国家,均附属于耶路撒冷王国。城乡居民多次举行起义反抗奴役者。为控制十字军征服的土地和人民,建立了僧侣骑士团: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
耶路撒冷王国建国时,国家版图只是由一些在十字军东征过程中被十字军占领的村庄和城市组成。经过后来的几代国王的扩张,王国的实力大增。终于,在12世纪中期,王国大致上占有了圣城以及其周边的大部分地区——即现今的耶路撒冷,黎巴嫩,巴勒斯坦地区的大片土地。王国的土地从黎巴嫩一直向北到西奈沙漠,在东方到达今天的约旦河以及叙利亚地区。王国还曾试图将其版图扩张到当时法蒂玛王朝拥有的埃及。耶路撒冷王国的国王的影响力还扩张到了其他十字军建立的王国——的黎波里伯国、安条克公国等。
 该王国于1299年在阿卡城沦陷后遭到毁灭。 
 耶路撒冷,提起这个名字就会让人联想到“神圣”这个字眼。然而自他诞生之日起,伴随着他神圣的光环,这个城市遭受的是难以计数的磨难。圣城耶路撒冷似乎是随着历史的诞生而诞生的,在圣经的记载中,根据希伯莱人的传说,认为耶路撒冷是由希伯莱人始祖亚伯拉罕的先祖闪(诺亚的长子)所建立的,此后耶路撒冷被迦南人(希腊人称迦南人为腓尼基人)所征服,直到伟大的大卫王打败了迦南人,并以耶路撒冷为首都,建立起了以色列王国。根据圣经记载,此后所罗门王在耶路撒冷建立了第一个犹太教堂,从此耶路撒冷成为了以色列的文化中心,(这个犹太圣殿甚至成为了附近许多非犹太教组织的礼拜堂),因而这一时期被称为“第一圣殿时期”,耶路撒冷在此其间成为了犹太教独一无二的圣地。所罗门王去世后,以色列北部的10个部落以撒马利亚为中心分裂出了一个新的以色列王国,而耶路撒冷则成为了南部犹太王国的首都。在“第一圣殿时期”末期,也就是公元前9世纪以后,圣经所述的犹太王国历史经考古确认进入了信史时期。 

此后耶路撒冷作为犹太王国的首都达400多年之久,其间曾在公元前701年,面对军国主义亚述帝国的围城而屹立不倒,(相反北面的撒马利亚则在此前20年被亚述彻底摧毁。)然而在公元前586年,耶路撒冷被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二世征服并被摧毁,第一圣殿被焚毁。大批犹太人被强行迁往巴比伦,犹太民族开始了其流离失所的日子。犹太民族经过数个世纪的“巴比伦之囚”后,征服了巴比伦的波斯帝国,允许犹太人返回巴勒斯坦重建耶路撒冷。其后数个世纪,犹太人的巴勒斯坦作为波斯、希腊和罗马的一个省份,保持着一定程度的自治。公元前19年左右,处于罗马帝国保护下的犹太希律王重建了圣殿,史称“第二圣殿”。希律王死后,罗马帝国在公元6年取消了犹太人的自治权,改由帝国直接控制。 

公元66年,巴勒斯坦的犹太人爆发了要求独立的第一次犹太起义,公元70年,罗马皇帝提图斯镇压了犹太人起义,并下令再次摧毁耶路撒冷城和圣殿,“第二圣殿”被毁,仅留下一段如今以色列人顶礼膜拜的圣地——“西墙”。 

公元前6年左右,基督教的两位圣祖(施洗者)约翰和耶稣分别诞生在耶路撒冷和伯利恒,(以后罗马教廷将公元前1年12月25日定为耶稣降生日,但这个日子只具有神学和节日意义。)公元26年,圣约翰在耶路撒冷附近开始传道,耶稣成为了第一个受洗者,随后不久,耶稣就在迦南出现了神迹。此后耶稣和约翰一起在巴勒斯坦各地开始传教,并在约翰被杀后,独立传教。公元30年3月13日星期五,耶稣被犹大出卖后,被钉死在了耶路撒冷的十字架上,3月15日星期日,耶稣于耶路撒冷复活,并向其门徒显灵。作为圣子耶稣殉难和复活的地方,耶路撒冷因而在此后成为了基督教的最高圣地。 

公元2世纪,罗马皇帝阿德里安打算将耶路撒冷改造成罗马多神教城市,于是下令限制城内犹太人的宗教活动,这再次激起了犹太人的反抗,爆发了第二次犹太人起义,阿德里安毫不留情地镇压了犹太人的起义,犹太人被杀者超过50万人。随后阿德里安将耶路撒冷改名为异教名的“伊利亚”,并禁止犹太人进入城内,犹太民族从此失去了家园和圣地,开始了其长达1800年的流浪之旅。 

公元4世纪,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力图确立基督教的国教地位,于是他决定将耶稣受难的耶路撒冷确立为基督教的中心。公元335年,君士坦丁皇帝在耶路撒冷建成了“圣墓大教堂”(ChurchoftheHolySepulchre),地点选在耶稣被钉的原址,教堂内保留有据称是受难的耶稣圣体下葬前躺过的石床,是基督教会无与伦比的珍贵圣物之一。由此耶路撒冷确立了基督教至高无上的圣地地位。(圣墓大教堂今天是东正教耶路撒冷牧首区的总部。) 

公元614年至629年期间,耶路撒冷被萨珊波斯短暂占领。公元638年耶路撒冷沦陷于阿拉伯人之手,由于古兰经在希伯莱人历史传说的叙述上几乎和圣经如出一辙,所以耶路撒冷城对于穆斯林来说也具有真主最初恩泽的地位,于是伊斯兰人毫不犹豫地要把这里建成穆斯林的圣地。60年后,在犹太人圣地的“圣殿山”上,紧挨着犹太教圣物“西墙”,阿拉伯人建起了“圣石清真寺”,这个清真寺里保存了一块穆罕默德在他的《言行录》(Hadith)中提到了圣石,据说穆罕默德正是夜里从这块石头上登上天堂和安拉对话的。这块圣物在伊斯兰教中的地位,仅次于在麦加的那块陨铁,于是耶路撒冷的圣殿山又成为了伊斯兰最重要的圣地之一。今日的圣殿山上,犹太人和阿拉伯人挤在一起,一边打架,一边朝贡各自圣迹的情形,相当壮观。
时代背景


狂热的十字军东征
11世纪被认为是西欧“中世纪鼎盛时代”(high middle ages)的开始。9世纪以来困扰欧洲多年的外族入侵的威胁:北欧人、马扎尔人和阿拉伯人都早已消除了。北欧人在法国西北部、英格兰和意大利南部定居下来,融入了基督教社会;马扎尔人于955年在奥格斯堡会战之后退回匈牙利并定居下来;西班牙科尔多瓦的伊斯兰帝国陷入分裂,丧失了威胁北方的能力。随着社会秩序的恢复,封建制度巩固了下来,西欧的人口在11世纪末已经达到了1亿左右,超过了罗马帝国全盛期的人口。这一时期,西方基督教教会通过克吕尼修道院改革(即“克吕尼运动”)以及教皇选举制度变革,成为一种超越世俗国家的权力中心与象征。基督教会的手中掌握着大量的财富和权利。同时,教皇与西欧各国国王之间,有着越发尖锐的利益冲突,双方都希望凭借一场战争进一步掌握和扩大权利。 

还需要注意到的一个情况是,中世纪的欧洲是以封建分封制作为政治基础的,为数众多的封建领地纷纷采用长子继承制作为家族传承的主要方式,这就导致长子以外的其他诸多子嗣渐渐变得除了一个高贵的头衔之外一无所有:他们作为骑士没有领地并且负债累累,无法过上与自己的头衔相匹配的荣耀生活。于是在客观上这一阶层迫切需要对外扩张来建功立业,掠夺财富。中世纪欧洲农业生产的低效率以及大量的天灾人祸导致劳动人民也苦难重重,处境悲惨。在11世纪,欧洲一些地方自然灾害严重,与之伴随还有疾病的流行。例如,法国在这个世纪的100年之中,灾荒的年景竟占有1/4强,而在这个世纪的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期,西欧连续7个年头的干旱致使粮食严重减产,饿死人的事情也经常发生。因此这些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人们同样渴望着能有一个改变穷困潦倒的命运、甚至获得令人向往的财富的机会,从而形成了参加十字军前往东方的最基层的来源。 

上述情况的存在对于西欧社会来说无疑是不容忽视的不稳定因素,很可能成为社会内部矛盾和冲突激化的源泉,因此一场对外战争既可以为统治者起到疏导和转移矛盾、平抑危机的作用,而且也会在实质上满足他们扩张领土的野心。 

同时,长期以来东西方教会之间的矛盾在11世纪中期终于造成了重要的后果,克吕尼派教皇利奥九世与君士坦丁堡主教长瑟如拉留之间长期不睦。公元1054年,教皇利奥九世的代表拿着教皇革除瑟如拉留教籍的诏谕,放在君士坦丁堡圣苏菲亚教堂的圣坛上。主教长瑟如拉留盛怒之下,一报还一报,也革除了教皇利奥九世的教籍。于是东西方教会正式分裂为二:东方为希腊教会(Eastern OrthodoxChristianity),西方为拉丁教会(WesternChristianity Church)。然而,不论在西方,还是东方,试图吞并对方、重新统一基督教的努力一直都在进行着。 

于是,一场战争的客观舞台已经搭建好了,似乎一切万事具备。但是最后促成十字军的原因则是从东方传来的讯号。 

在上一个千年快要结束的时候,近东地区已经基本上稳定了下来,拜占庭帝国和阿拉伯人之间达成了某种均衡的态势。通往耶路撒冷的道路是开放而安全的。圣城掌握在穆斯林手中,既是基督教的圣地,也是伊斯兰教的圣地,吸引了无数虔诚的朝圣者。但是这种平衡被后来的塞尔柱突厥人打破。与西欧的兴起相对应的,是东方拜占庭帝国的衰落。10世纪是拜占庭帝国的极盛时期,但1025年皇帝巴齐尔二世死后,帝国陷入杜卡斯和科穆宁两大家族的斗争中。更严重的是北方的斯拉夫人,地中海西部的诺曼人和东方的突厥人开始同时对帝国构成了威胁。尤其是塞尔柱突厥人,在阿拉伯帝国崩溃后他们大批涌入中东,皈依了伊斯兰教,于11世纪中叶建立了塞尔柱帝国。1071年在小亚细亚的曼齐克战役中,突厥打败了拜占庭军队,杀死了皇帝罗曼努斯一世,从此拜占庭帝国在近东的战争中节节败退,无力抵挡,以至于首都君士坦丁堡都处于敌人的战略围攻之下。而且突厥人不再象阿拉伯人那样文明,对欧洲去圣地的朝圣者倍加刁难、课以重税,进行经常性的抢掠和侮辱。这种情况传回欧洲以后,引起了基督教社会的极大愤怒。迫于突厥人的压力,当时的拜占庭帝国皇帝亚力克修斯·康姆尼纽斯(Alexius I)最后不得不向教皇和西方教会求救,希望他们能够给予军事援助,打败这些异教敌人。他写信给伟大的教皇格列高利七世(St.Gregory Ⅶ),请求西方派出一支雇佣军队伍,帮他夺回他的失地,而沿途的战利品都归雇佣军所有,并许诺事成之后教会将重新统一在罗马教皇的权威下。 

格列高利七世大为动心,并计划亲率50000基督教大军东征,“与神的敌人争战,直到耶稣基督的坟墓所在地”。但不久他陷入与德意志皇帝亨利四世的长期斗争,于1085年忧郁而死。东征的计划被他的后任继承了下来。 

格列高利七世的继承人是乌尔班二世(Urban Ⅱ)。他世俗名奥托·德·拉普利,本是法国香槟区的一名贵族,受过良好的教育。后来抛下自己的头衔,先后做了克吕尼派的修士,副院长和红衣主教,在1088年被选为罗马教皇。根据史料的记载,这位教皇不仅仪表堂堂而且能言善道,他充满了近于狂热的宗教激情,而同时也是位政治敏感、手段高明的外交家。亚力克修斯皇帝的吁请让他开始作出宏伟的构想:西方基督教世界将以极大的努力收复圣陵;军队集中在教皇的名下,可以让欧洲的统治者们不再彼此征战不休,给欧洲带来和平;基督教统一的理念也可以因此带到东方,最终甚至可以将长期倾轧不和的东西方教会重新统一在教皇治下。 

乌尔班二世教皇于1095年前往法国,出行前他已透漏,他此行要去公开讲到“圣地与突厥人”之事。8月教皇到达法国,考察那里教会的克吕尼改革情况。他在勒皮向各地教士写信,决定于11月召开宗教大会。9、10月间他巡视了法国南部各地,于11月中旬到达了克勒蒙。宗教大会于11月18日开幕,300名教士参加了会议。会议通过了一系列推进克吕尼改革的决议,其中包括限制买卖圣职、禁止教士结婚等。会上还决定,以通奸罪将法国国王腓力一世革出教门。教皇宣布,在会议结束的前一天,即11月27日,他本人将对公众发表一次重要的公开演说。这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附近地区的很多人闻讯都赶到克勒蒙来聆听教皇的演讲。 

11月27日当天,由于来的听众太多,城里的教堂根本容不下。于是城东门外的空地上搭起了一座平台,设立了教座。不过,听众中并没有很显耀的贵族,只有本地的贵族被教皇邀请参加了这次盛会。教皇的这次演说无疑是历史上最成功的演说之一,很有可能就是最成功的一次了。他提到耶稣的降生、成长、受洗、在圣地的游行、教导与行善。他使听众看到耶稣的被捉、被钉、死亡与埋葬。他充满感情地描述每一个救主所到过而成为神圣的地方,然后,他严厉的指责异教徒对圣地的亵渎,以及对朝圣者的虐侍。 

他向前来朝拜与聆听演讲的信徒们这样描述了圣地基督徒的苦难——“信徒的财产被剥夺、家园被焚毁、妻女被凌辱、教堂被亵渎、圣物被践踏……基督的圣墓被野蛮人占领,圣地由于他们的卑鄙无耻而蒙羞。” 

他召唤信徒们行动起来,从罪恶的突厥人手里夺回基督的陵寝。他还迎合贵族们喜好比武大赛的习性,发出这样的呼吁:这是一场和凶残的敌人——包括巨人和龙——进行的战争,是“天堂和地狱之间的一次大比武”。 他应许所有参加的人可以减少在炼狱中受苦的时间;又应许为此圣战而丧生的人可以得着永生。乌尔班二世宣布了向耶路撒冷进军的所谓圣战计划。他宣讲到: 

“你们,听我演讲的人,真正信奉上帝的人,被上帝赐予权力、 力量和伟大灵魂人,祖先是基督教世界栋梁之材的人,其国王曾经抗击异教徒进犯的人——我召唤你们!清除覆盖尘世的污垢,把你们的宗教拯救出来……啊!勇敢的骑士们!忠诚的教友们!战无不胜的祖先的后代们!你们不能败坏祖先显赫的名声。你们不能被儿女私情缠住了腿脚,你们要记住救世主的圣谕——爱父母胜过爱我的人不值得我的保佑。那些为了我的名义,抛弃田产、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儿女的人会受到百倍的回报,会得到永生!” 

他向信徒保证说,所有参加圣战的信徒将得到上帝的保佑,这些人从前以及在远征中所犯的一切罪孽,都将获得救赎,其灵魂将在天堂永享无尚的荣耀;同时,他还以教皇名义下达宗教法令——所有参加圣战的人,所欠债务悉数免除。 

“耶路撒冷是大地的中心,其肥沃和丰富超过世界上的一切土地,是另一个充满欢乐的天堂。我们这里到处都是贫困、饥饿和忧愁,老人几乎死光了,木匠们不停地钉着棺材,母亲们抱着孩子的尸体,悲痛欲绝……教民们,那东方的国家是那么的富有,遍地是牛乳、羊奶和蜂蜜,香料、胡椒和黄金宝石俯拾皆是。谁到那里不会成为富翁呢?去吧,把十字架染红,作为你们的徽号,你们就是‘十字军’,主会保佑你们无往而不胜!” 


狂热十字军东征
乌尔班二世不愧是一位专业的演说家和煽动者,他的一番演讲,由崇高的精神到现实的物质,对最虔诚和最卑劣者无疑都是一剂强而有力的兴奋剂。他的听众全部都是听着圣经故事长大的,深信迦南有肥沃的土地,丰饶的草原,繁盛的羊群。他们把真实的耶路撒冷城和天国之城混为一谈,认为耶路撒冷就是那个以珍珠为城墙,以白银为街道,流淌着不休的活水,沐浴着上帝的光辉的那个圣城。于是信众们在教皇的脚下一片狂呼:“上帝所愿!上帝所愿!”(Deus lo volt! )呼喊声响彻云霄,震撼了脚下的大地。是啊,乌尔班二世的上帝是确有“所愿”的。这位上帝通过代理人——教皇乌尔班二世,告诉信众,抛弃自己的父母、兄弟和姐妹,前往异教徒的家里杀死异教徒,就是拯救他们伟大的宗教,而牛乳、羊奶、蜂蜜和赦免他们的债务,则是这位上帝给予的、实实在在的回报。 

教皇当即把红布剪成小布条,将它们缝成十字形,每一个愿意参加的人,在袖子上缝一个红十字,于是形成了最初的“十字军”。教皇的讲话结束以后,教廷委员会正式承认了讲话中的各项承诺,将红十字作为朝拜圣地者的标志,并选出法国的勒皮主教阿希马尔作为远征的教会代表和精神领袖。 

接下来的几个月,教皇继续在法国南部停留,当时还没有对十字军的具体行动拟出像样的计划,而且西方基督教世界的几个主要君主几乎都被开革出教了。但教皇的使者,很多主教和传道士赶往法国北部传播教皇的指令。图卢兹的雷蒙德伯爵(Raymond of Toulouse)是第一个表态参加十字军的大贵族,他于12月5日赶到了克勒蒙,要求领导这次远征。但教会宣布这次远征是一次朝圣,要由教会的官方代表阿希马尔主教领导,而军事指挥的任务则可以交给法国的贵族们。然而教会很快就失去了对远征的控制权,鼓动远征的工作立即落入了下层布道士的手中。在法国北部,此时在贫民中已经出现了一场模仿基督生活、崇尚纯洁贫穷的运动,当乌尔班二世讲到无论富人穷人都要参加远征时,他的目的只是阻止骑士们把穷困作为不出征的借口,他从来没有想过发动群众去东征,但此时事态的狂热发展早已超出了教皇本人的预料。 

离开克莱蒙,这位以上帝的代理人自居的乌尔班二世继续前往西欧各地宣扬所谓的圣战。整个教会的庞大机构都运作起来,从事招募士兵,筹集钱款,储备给养和运输调度的工作。在某些地区,极具号召力的宣传让人们迸发出无以伦比的热情。很快,西欧各地(特别是法国和德国)数以万计的衣衫蓝缕的农民、不甘潦倒而又梦想发财的骑士与流民,以及大小不同的封建领主,便越来越多地聚集在十字架之下,准备好为“主道”而使东方的异教徒流血而死。投身于十字军的人们自豪的佩戴着他们领取的红十字,或者向人们展示刻在自己胸口的十字形疤痕。
公元11世纪,埃及法蒂玛王朝哈里发哈吉姆·埃玛尔命令摧毁耶路撒冷所有的基督教和犹太教的礼拜堂,这一行径激起了西方基督教世界的声讨,这成了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导火索之一。
王国盛衰


地图
1099年7月7日,由法国布伦王子哥德弗德率领的十字军包围了耶路撒冷。围城战虽仅进行了8天,但却极其惨烈,围城战中,超过6000名骑士和20000名十字军步兵阵亡,(约占总军力的70%)。7月15日下午,十字军攻破耶路撒冷,仅仅一个下午和晚上,十字军就屠尽了城内的每一个穆斯林、犹太人甚至是基督教徒。大批穆斯林逃到了清真寺中,但搜出后在清真寺中被就地屠杀,据一些目击者介绍,清真寺的血漫过了施暴者的脚裸甚至膝盖。整个耶路撒冷城,除了法蒂玛的行政长官一人投降获赦外,无一幸存。 

哥德弗德拒绝接受王位,仅接受了“圣墓保卫者”的封号。次年,哥德弗德去世,他的弟弟鲍尔温从埃德萨赶来,毫不犹豫地加冕耶路撒冷国王,称鲍尔温一世,建立起了十字军耶路撒冷王国。 

鲍尔温登基后成功地扩张了王国的领土,他占领了地中海沿岸的阿克、西顿和贝鲁特等一系列港口,此后鲍尔温在北部德埃德萨、安条克和的黎波里建立起了他的宗主权,而意大利各城邦的舰队则纷纷赶来帮助加强耶路撒冷王国西海岸的防御以保护他们的贸易通道。王国内的拉丁人口大增,耶路撒冷王国日益强盛了起来。1118年,鲍尔温一世去世,他的堂弟,埃德萨伯爵鲍尔温二世继承了王位,鲍尔温二世虽然被塞尔柱人俘虏了多次,但依然是个很有才能的国王,他在位期间,耶路撒冷王国不仅征服了几乎整个巴勒斯坦,还扩张至了今日黎巴嫩的中部港口提尔。 

1131年,鲍尔温二世去世后,王国由其女梅里萨德和她的丈夫福尔克所继承。在梅里萨德统治期间,耶路撒冷王国经济文化的发展达到了全盛。而福尔克则是一位出色的军事统帅,在此期间,福尔克成功抵御了摩苏儿和阿勒颇的曾吉王朝对耶路撒冷和其他十字军国家的进攻。1143年,福尔克在一次打猎事故中,不幸身亡,曾吉乘机攻灭了孤立无援的埃德萨。塞尔柱人的这次征服导致了1147年的第二次十字军东征。 

第二次十字军行动中,德王康拉德二世和法王路易七世率领的十字军愚蠢地决定进攻毫无价值的目标大马士革,这遭到了十字军国家的一致反对,他们坚持要求十字军进攻十字军国家的最大威胁阿勒颇,并收复埃德萨,但被法德所拒绝,1149年,这次目标混乱的东征在一无所获中结束,十字军永远失去了埃德萨。
1153年,梅里萨德退位,其子鲍尔温三世即位,他在位期间征服了埃及法蒂玛王朝在巴勒斯坦海岸的最后领地阿斯科伦。然而与此同时,十字军国家的外部环境日益恶化,曾吉王朝的第二代君主纳阿丁征服了大马士革,统一了叙利亚的穆斯林世界。这个统一强盛的穆斯林王朝给十字军国家带来了极大威胁。1162年,鲍尔温三世去世,其弟阿马里克一世即位。阿马里克在位期间同时面对着纳阿丁和在埃及新崛起的萨拉丁的进攻,在拜占庭皇帝曼纽尔一世的支持下,阿马里克曾经雄心勃勃地试图征服埃及,但被击败。 

1174年,阿马里克和纳阿丁先后去世,由此萨拉丁迅速做大。此后阿马里克的幼子鲍尔温四世即位,由于鲍尔温四世小时候得过麻风病,无力治国,宫廷开始内乱。耶路撒冷王国在它初期连续多位有才能的君主统治下达到极盛后,终于开始走向衰落了。

影片《天国王朝》中鲍尔温四世的形象
1185年,鲍尔温四世去世,王国内的几位领主之间爆发了内战,萨拉丁趁机入侵。1187年,在哈丁战役中,22000名王国大军被萨拉丁全歼,数月后,萨拉丁轻而易举地征服了几乎整个耶路撒冷王国,仅由第三次十字军将领蒙特福德伯爵康拉德守住了北部的提尔一地。耶路撒冷的陷落迫使欧洲各国迅速组织起了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在狮心王理查的努力下,十字军收复了叙利亚沿岸的大部分港口,尤其是收复了阿克。1191年9月7日,狮心理查和萨拉丁之间爆发了规模空前的阿萨夫会战,双方共动员了接近10万大军,其中重装骑士达到了3万人,战事的结果是惊人的,狮心王仅损失了100名步兵和轻装骑士,而萨拉丁则损失了7000人,其中包括了32位埃米尔。然而理查已是强弩之末,他随后又守住了萨拉丁对贾法的进攻,但已无力继续推进攻占耶路撒冷,不得不和萨拉丁坐下谈判。 

萨拉丁在保住了耶路撒冷后,终于和十字军议和退兵了。阿马里克一世的女儿伊莎贝拉嫁给了提尔的保卫者康拉德,康拉德登上了耶路撒冷王位,康拉德不久被刺,伊莎贝拉改嫁香槟伯爵亨利二世,又由亨利接手了王位,然而此时的耶路撒冷仅拥有叙利亚沿岸一线的港口,国势只能是苦苦挣扎了。 

十字军国家本来希望第四次十字军东征能够帮助他们收复耶路撒冷,但却连十字军的影子也没有看到,因为十字军居然去攻拜占庭去了。1228年,被教皇绝罚的德意志皇帝腓特烈二世不经教皇同意率第六次十字军挺进巴勒斯坦,进攻获得了出人意料的成功,腓特烈二世一举收复了巴勒斯坦的三大圣城耶路撒冷、拿撒勒和伯利恒。随后腓特烈二世娶了耶路撒冷王国的女继承人伊莎贝拉二世,在耶路撒冷的圣墓大教堂,在没有教士在场的情况下,自行加冕耶路撒冷国王,此后耶路撒冷王位转入了德意志霍亨斯陶芬家族手中。 

由于腓特烈二世征服的只是耶路撒冷等几个孤立据点,没有足够的缓冲地带可以防守耶路撒冷,所以这次征服的成果注定无法长久,1244年耶路撒冷等地再次被库尔德人的阿苏比德王朝苏丹阿尔卡米尔所夺回,法王亨利七世为此组织了第七次十字军东征,但被阿苏比德王朝以及埃及的马木路克所击败。

耶路撒冷陷落
此后十字军国家对西方已经不抱希望,而把希望完全寄托在了蒙古人身上。然而,1260年,由于旭烈兀主力东返助忽必烈夺位,留守的蒙古怯的不花蒙古军在巴勒斯坦被马木路克击败,蒙古退出了叙利亚,十字军国家再也没有生存的任何机会了。马木路克对地中海沿岸的十字军据点一个一个地拔除,直到1291年拔除了十字军的最后据点阿克。 

1230年后,耶路撒冷王位成为了欧洲各大王室争夺的焦点,1277年,西西里安茹王室的查理一世从安条克女公爵玛丽手里购买了耶路撒冷王位,此后西西里王室又被选为塞浦路斯国王,耶路撒冷和塞浦路斯王位就此转入了西西里的安茹王室。 

1289年,在提尔和贝鲁特相继沦陷后,的黎波里伯国被马木路克攻克。1291年4月5日,马木路克苏丹哈卡里包围了十字军在巴勒斯坦的最后据点阿克,耶路撒冷国王亨利二世率城内大多数贵族逃往塞浦路斯,5月28日阿克陷落,耶路撒冷王国从叙利亚——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就此消失,而塞浦路斯则成为了叙利亚的十字军家族的主要定居地,此后的几个世纪中,这些十字军家族在塞浦路斯一直梦想着回归圣地,而这些十字军的后裔,至今依然生活在塞浦路斯。 

然而作为十字军荣耀的耶路撒冷王位,一直被塞浦路斯王室世系和那不勒斯王室世系继续继承了下去,甚至直到今天,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仍领有耶路撒冷国王头衔,以延续十字军骑士们的传统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